欢迎光临广东省玻璃机械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公司优势

主页 > 公司优势 > 玻璃热处理设备 >

很多灾难都可以避免

2019-04-07 12:51

  “如果泰坦尼克号船体的铆钉经过了更先进的热处理,1912年那场世纪灾难也许就不会发生。”胡亮认为,要是有现在的热处理技术,很多灾难都可以避免。热处理,工业工艺,跟市民的生活似乎有点远。其实并非如此。上世纪90年代的小轿车,开上10万公里就被送进修理厂镗缸大修。而现在的普通家轿,即便跑上二三十万公里,也无需送进修理厂镗缸了——除了工业加工、机油合成等技术都有提升外,发动机零件的热处理工艺飞速发展同样至关重要。小到生活中一颗不起眼的螺钉,大到卫星、航天器、航母等军事、航空航天科研领域,热处理和其所使用的电炉、燃气炉无处不在。

  哈尔滨,不缺工业实力,且不说哈飞、东安等大厂,名不见经传的哈尔滨民营企业也能在国际热处理市场上斩获大单。当初从工业大厂脱离开的电炉厂,具有典型的时代烙印,也折射出国企改革带来的挑战与红利,当初的铤而走险让他们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今,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桌“饕餮盛宴”。

  1978年,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哈尔滨的大厂也都在观望。计划经济是那个时代大厂的源动力。苏联第一批援建我国的50多个工业项目,一部分在上世纪50年代初就在哈尔滨相继建厂了。到上世纪70年代末期,哈尔滨电机厂、锅炉厂、汽轮机厂这“三大动力”,哈飞、东轻、东安等大厂,无论是产品还是生产能力,都独步天下。

  国营哈尔滨松江电炉厂也在那时建厂投产,经过20年的发展,成为国内热处理电炉设备的“老大哥”。北起顾乡大街、南到通顺街,西起乡政街、东到康安路的围合区域,都是电炉厂的厂区,“气势”不输当时哈尔滨的其他大厂。

  上世纪60年代的大学生,是稀缺的“香饽饽”。因为学的是相关学科,大学生“胡工”和妻子直接被分配到国营哈尔滨松江电炉厂,从事电炉制图设计工作。1978年的哈尔滨,工业大厂忙得不可开交,生产出的产品要交给大厂所在的国家各部委,再按照当初定的指标由其他部委分给需要的行业。那时的产品不是商品,更不具有商品价值。

  厂里定标生产,“胡工”和妻子的生活也就变得“程序化”。两个孩子胡阳、胡亮相继出生。一家四口挤在单位分的11平方米筒子楼的住房里,平淡又不失乐趣。转眼间,胡阳和胡亮也到了上学的年纪,11平方米的家挤得像早晚高峰的公交车,要不是搭了个吊铺,“胡工”和妻子就得睡在地上。每逢冬季要跑到室外几十米远的地方上旱厕,多家使用的公共厨房要相互错时做饭,还得自己劈柴烧煤取暖。这让“胡工”妻子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可“胡工”一心扑在工作上,妻子诉了几句苦,“胡工”就不耐烦了,“单位这么重视我,提拔当了科技开发部主任,我不能给厂长诉苦添麻烦,况且厂里还有那么多没分上房的职工呢”。

  上世纪80年代初,“胡工”到南方技术交流,鲜有电炉厂的南方地市乡镇都把他视为“老师”。到了80年代中期,南方的一些乡镇才开始有了作坊式的电炉厂,与大厂比起来,规模、技术能力都不行,但是数量却不少。出身大厂的“优越感”让“胡工”并没有把这些小“作坊”放在心上,他那时并没有觉得这些小“作坊”会给大厂带来威胁。

  1987年,国家的科研项目多了,电炉需求量多了,可是大厂却亏损了。再到南方一看,“胡工”发现,天津、西安、上海、江西等省市乡镇如雨后春笋般地成立了电炉厂。那时需求的电炉吨位不大、技术要求也不高,“狼群”风卷残云般地把订单“截流”在省内。

  当时,北方一些乡镇成立了电炉厂抢占市场。有些电炉厂托关系挖“胡工”,薪资和条件都不错,还能帮他解决住房问题,“胡工”有些纠结。最终,还是“老国营”思想赢了。那一年,胡阳大学毕业也走进了“胡工”的大厂上班。

  1992年4月,“胡工”妻子突发脑溢血住进医院,经过抢救和治疗,妻子的命保住了,却落下了半身不遂。家里仅有的积蓄花光了,时发时不发的工资让“胡工”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如果继续留在大厂,家庭现状肯定不会改观;如果离开大厂,前途未卜,或好或坏。这对还有五年就退休的“胡工”有些残酷,他面前是一道生死未卜的“单选题”。

  妻子出院后的第二个月,“胡工”来到了厂长办公室,他准备“下海”搏一把。当时的厂长认为“胡工”是厂里的技术骨干,离开有些可惜。恰逢全国都在国企改革,厂长打算借鉴南方国企改革中的一些先进做法,在厂里推广承包制,让“胡工”承包科技开发部,作为二级企业参与市场竞争,自负盈亏。

  “胡工”领着胡阳等10个人组成团队冲进市场。10个人全都是技术工人,没人懂得市场营销,拼不过有着10多年市场积累的一些南方电炉厂。而且,比获得订单更难的是,去不掉的“老国营”思维。多年形成的指令性供求关系,让部门所有人还都在等和靠。

  准“70后”的胡阳是团队里最年轻、学历最高的技工。进入大厂后,他又读了哈工大热处理专业的研究生。胡阳经常提出一些新点子。胡阳自己背包南下,湖北、河南、河北、山东等省份跑个遍,除了一些老关系的订单,新订单都是胡阳跑市场签回来的。一年下来,团队不仅开支不愁,还都涨了工资。转年,四口之家的11平方米“陋室”换成了40多平方米的楼房。

  2000年,电炉市场发展迅速,“胡工”退休后,胡阳带领的团队开支出现了困难。大家认为是市场不好,而胡阳认为是“老国营”思想严重。胡阳觉得自己对市场的理解和经验积累,比南方企业至少差5年,于是他开始潜心钻研市场经济学、管理学。

  2002年,国企深化改革,哈尔滨松江电炉厂由国营转为民营,不再设二级企业。已经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了10年的胡阳领着团队成立“哈尔滨铭阳炉业有限公司”。公司成立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公司全员参股,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一个人的“热量”,所有技工全都跑市场。在当年,胡阳的这一套做法看来有点前卫,但他却认为这在南方再正常不过。

  从大厂走出的民营企业,技术、经验积累是最大的优势。2003年,胡阳开始跟南方电炉企业“正面交锋”。一家浙江电炉厂中标了大连企业需求的电炉。胡阳虽未中标,但他觉得铭阳炉业的设计方案更优秀,之后他一直与大连企业保持联系,第二年终于谈成合作。

  胡阳不下10多次拿着设计到大连,对接后回来再修改。这样一来,一台电炉设计制作下来基本不挣钱,公司的“保守派”认为胡阳疯了。但胡阳却有自己的见解,10多次修改后的方案,不仅长了不少技术和经验,也让市场认识哈尔滨的电炉企业服务理念不输南方。

  企业成立初期被市场落下的5年,铭阳炉业靠千百次的设计、方案修改和攒下来的技术给撵了回来。

  2000年后,国家工业科技迎来快速发展“黄金期”,铭阳炉业借着技术优势在电炉设计制造上独树一帜。到2012年,铭阳炉业公司从当初年产值几十万元的小企业发展成年生产能力达上亿元的热处理炉大型民企。

  2015年,我国一家南方企业找到铭阳炉业寻求合作,这家企业将为沙特最大炼器企业生产油罐,需要铭阳炉业技术支持制造长65米、宽15.5米、高17.5米的电炉。这么大体积的热处理电炉,是世界上规格最大的,任何企业都没有生产经验。铭阳炉业多名技术人员历时半年调试、数万次建模,才将合格的热处理炉交付使用。

  去年,铭阳炉业又拿下了加拿大标准铸造公司的订单。起初,这家企业并没有把目光瞄向中国市场,准备采购美国企业热处理电炉方案。胡亮飞到加拿大与对方负责人见面,第二天就拿出了设计方案。对方拿着美国企业的设计方案,要求胡亮做出更先进的修改建议。胡亮用了3个多月时间,带着几十套修改方案,10多次往返加拿大和哈尔滨之间,不仅满足了加拿大企业的各方面要求,价格还比美国企业采购价低了近一半。

  今年4月,他签下了价格500多万元人民币的北美第一单。胡亮细算,这台热处理炉加上运费和现场调试期间的技术员差旅、伙食支出,这桩生意很可能赔钱,但胡阳认同胡亮这样做,他们觉得值。

  胡阳说,都说欧美工业水平很高,但在热处理炉这个工业基础领域设备的设计制作上,中国企业不服。他就想跟欧美这些老牌工业国家的巨头企业“掰掰手腕”,让他们知道中国除了名誉世界的高铁之外,还有物美价廉高质量的热处理炉。

相关推荐

  • 公司优势

  • 联系我们

    020-89556631
    221589098@qq.com
    020-89632597
    广东省东莞河田镇工业开发区